naziiiiiii

【源声】春(中上)

   

大云第一人称视角

马云同岁设定    带微赫海

ooc  

私设警告!

校园

有不喜欢大云家庭设定的亲故们对不起了!是为了剧情需要才这样写的

米阿内!

第一次谢文谢谢观看!!!

请我小心心和评论吧😄   爱你们💓💓💓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🍃

    去年的某一天,钟真来我学校看我,带了补药,虽然平时给他的零花钱不少,但这个药看包装就很贵。

    

   “呀!你这小子!”我一边在心里开心,一边假装要脱鞋打他。

   “要不是哥整天不好好吃饭,这么瘦弱,我才不至于花那么多钱呢。”钟真站在对面小心翼翼地提着补药盒子,嘴里嘟囔着。他早就习惯我的假动作,知道我不会真的打他,所以也不闪躲,倒是我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地闹他。

     我突然感觉有些不自在,好像有谁的目光紧盯着我,钟真看着我的背后,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,我转头看见他静静地靠在传达室的推门边,看着我和钟真亲昵地靠在一起。

  “有什么事吗,崔始源xi?”我虽然很高兴能在这里看见他,但想知道他为什么在这里,这里加上他只有三个人,来找我也不是不可能。

“是哥的朋友吗?”钟真疑惑的问我,好像有些猜不透我们的关系。钟真啊,这可是你哥哥的单箭头对象。我点点头,从弟弟手里接过药盒。

“你好学长,我是金钟云的弟弟金钟真。”

“你好。”他和弟弟互相鞠了躬问好,然后对我扬了扬手里的黑色雨伞,“外面下小雨了,我觉得你也许没有带伞。”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那把伞和以前那把一样,只不过我留下的那把,因为经常用,把手有点掉漆。

“哥,那我先走了,朋友在外面等我呢。”钟真侧身从他身边经过,向我们挥了挥手,冒着雨跑了出去。

我一时有些尴尬,不知到要说些什么打破僵局来的好,他也不说话,等我出去就撑开了伞,我们并肩走进雨中。

有一种奇妙的感觉,恍惚间我们已经认识两年了。我借着雨这个借口,又向他靠近了一点,又是那种香水味,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味道,所以才一直没换吧。我走神的时候想,如果我以后恋爱了,一定是一个很喜欢肢体接触的人,就像这样,才是单箭头呢,就想多和他靠在一起。

他猛地把我圈了过去,我吓到了,回神的时候看见面前有个大水坑,他正引导着我绕路走,他的肩膀好宽,刚好塞下一个我。

“钟云你,一定是不好好吃饭才会这么瘦的。”他说话了,我和他的身高虽然并没有相差多少,但他的声音像是从我头顶传来,闷闷地,音量被雨伞吸走了一半。说实话,我第一次听他这样亲密的叫我的时候,险些摔了一跤,但后来意识到他对那个漂亮男孩也是“东海 东海”地叫,就强迫自己不要多想,再然后就听习惯了。

不止一个人说我瘦弱了,别人说什么都没关系,唯独他的想法我很在意,我有些担心他把我当做穷困的可怜虫,那些同情我宁可不要。或者是他看见我的首饰很多,以为我是个花钱如流水的家伙,这可怎么办。

“是因为懒!”我激动得叫了一声,“不是因为没钱才不吃饭!”他很惊讶地看着我,没有料到我会对他说的话作出解释,那两湾酒窝又露出来,我有一瞬间被他的笑容晃了神,清醒之后又觉得靠的太近也不是什么好事,热气从脖子爬上来,把我的脸包围了,糟糕,太让人心动了。主要是我差点没忍住去摸他的人中。

“你真是一个容易走神的人啊。”他索性连敬语都不说了,语气中带着笑意,拥着我绕过好几个水坑。

“先上去吧,我找东海有点事。”他把我送到教学楼下才松开我肩上的手,又撑着雨伞离开了,像阵雨一样。

我并没有急着上楼,等他走远以后就一个人站着看雨 ,看到雨就会想到李东海,我是通过他认识的,李东海最喜欢雨天,听说他老是因为一点小事就哭鼻子,很多人叫他感性帝王,他也很迷人没错,那双眼睛雾蒙蒙地看着你,任谁也不会拒绝他交往的要求吧?不过因为我的心被崔始源先生占满了,所以是不会爬墙的。

李东海是个很聪明的孩子,有一天放学,他约我去路边一家咖啡馆,直白地问我是不是喜欢他那个亲故,我慌了,难道我已经这么明显了嘛?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搅拌手边的咖啡。他为了得到答案伸头凑地很近,我手忙脚乱地躲避李东海的突然袭击。

“你们已经这么亲密了嘛?”我听见他的声音从旁边传来,东海吓了一跳,缩回去端正地做好,听他的语气好像有点不高兴,是因为他怕我抢走东海的友情嘛?我在奇怪之余也有点莫名的难过。

“你去找你的李赫宰,离我们钟云远一点。”他坐到我旁边,用很戏谑的语气说。我被他说的话弄得很不好意思,但也明白只是个玩笑。但我没听错的话,李赫宰?舞社的社长嘛?

“呀!你这个疯子!谁准你说出来的?!”东海反应了一会,随后表情狰狞地飞扑过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,两个人吵成一团。

东海有喜欢的人了,我也是那天才知道。也是单箭头,我顿时有一种同病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

【源声】 春 (上)

大云第一人称视角

马云同岁设定   

ooc  

私设警告!

校园

有不喜欢大云家庭设定的亲故们对不起了!是为了剧情需要才这样写的

米阿内!

第一次写文谢谢观看!!!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🍃

  春天来的时候,他也来了,2016年的春天,是东风把他刮到我身边来的。

  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呢?我总是撑着下巴凝视着他。平时是一张很俊朗的脸,没有笑意的时候显得很硬,让我想起初春还没有消的冰,但他竟然有酒窝,太甜了!我有点嫉妒那些能让他笑的人,难道在看到他笑容的时候,会有人忍得住不想亲亲那块凹陷的小地方嘛?也许只有我这样想吧,如果也用来比喻的话,是雪消融汇成的水,洁净的,我想做里面的鱼。我想让他对我笑。

  如果我能拥有他的话,拥有他的爱的话,他是那种犬系男友吧?我有时透过窗户看到他和另一个很漂亮的男人一起在操场跑步,头发没有用发胶固定到头顶,真是难得欣赏到他乖乖的样子,平时像个企业精英一样,即使是课间休息也戴金丝边眼镜,但他跑步的时候是金毛,我试图想象他亮着眼睛向我跑来的样子,老是忍不住笑出声,这时候的他更贴近春天了。我总把他比喻成春天的东西,原因不知道,也许我太期待春天了。

  认识他其实已经快三年了,但第一年是我单方面认识他,第一次见在我的心里就一发不可收拾了,再见面就忍不住关注他,因为优秀,有很多女孩子和我一样爱她,但我固执地认为没有谁比我更爱他,为什么呢?我不知道啊。但我后来又慢慢想起来了,2015是我痛苦的开始,父母在旅游的时候意外过世,本来我是不想再提起这件事的,但我遇见他是因为这个。那天我接到叔父的电话,得知这个消息,太绝望了,弟弟在旁边玩得开心,真好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我一个人跑出家门,脑中一片空白地懵懵地站在大街上。人在真正倒霉的时候或许会连着倒霉,下了大雨,我本来想,也许下雨天能让我好好清醒清醒,但突然头顶感受不到雨滴了,我抬头,这就是我和他的初遇。都怪他太完美了。雨幕下我和他边走边聊,即使我们那时候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,却像认识了很多年的朋友。他让我好受了很多,而且一边说话一边笑得很开朗,好像什么忧虑都没有,说起来他那个时候也没有用发胶,我从那时候起就觉得他有些像金毛了。最后他被一辆黑色轿车里的人叫住了,是很名贵的车,牌子我不认识,里面的人叫他少爷。

    他和我聊的正欢,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,很为难得看了看我,然后把雨伞留了下来,和我道别以后快步跑进轿车,车很快开走了,雨还在啪嗒啪嗒得下,我一个人撑着雨伞站在人行道中央,一不小心转头看到了身后的玻璃橱窗。倒映在里面的小孩也太瘦弱了吧,得多吃点才好,我突然这么想。很神奇吧,我前几分钟还沉浸在悲痛中呢,现在还有暇顾及这些。都怪他太完美了。回去以后我用零花钱带着弟弟在大排档大吃了一顿,我们都得强壮一点,长大一点才好。

  我有些不孝地觉得,幸好发生了这件事,让我认识他。但这个想法不能让钟真看到,他会恨我的。

  因为他,我把父母的遗产问题和葬礼办妥了。

  2016年春天,我们班来了一个转校生,是他,我很高兴,是东风把他吹到我身边来的。

   如果春天会说话的话,一定也是和我说:“我记得你。”

   我没想到时隔一年他还会记得我,太开心了。但我任然没好思意和他说一句谢谢,因为他至今不知道我那天为什么那么失落,我也没有还他那把伞,拜托让我留着当做一个念想吧,就假装那把伞已经流逝在时间的河流里好了。

   他对我说完那句话以后好像很兴奋,我就是在那天看仔细了他脸上的两湾酒窝,笑得真是很好看,人中也很深,和酒窝相呼应 ,我好像要溺死在他的脸上。

  “我叫崔始源。”他向我伸手,我也回握了。很大,但不是普通人的粗糙,是精细的护养过的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很为这件事高兴,就好像自己希望得到的礼物被别人好好保护着呢,在默默等待自己的靠近。我不知道这份“礼物”最后是不是属于我,但我想早点靠近他,于是偷偷向前挪一挪脚步,他的西装校服上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,我想到太阳的味道,春天的太阳的味道。

“金钟云。”我简短地回了他的话,为了平复我激动的心情,快速趴回我的位子上。心跳的好快,为什么呢?只是一年前他为我在下雨天撑了一次伞,于他而言,我难道不只是只被他救起来的可怜的落汤鸡兼职同班同学嘛?在期待着什么呢?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他呢?这些的答案我统统不知道。

  他好像有些摸不着头脑,老天啊,我不是因为冷漠,是因为害羞才这么快把手抽回来的。再抬头时他已经回到位子上了,我趴在桌子上看他的背影,初见那天我也是看着他的背影跑回车里,不过现在好像更加厚实一点。

――end

我明天会把(下)发来的!请多多给我评论和爱心吧!谢谢你们!爱你们!有了点改动哦不知到有没有人看出来哈哈哈哈

女高怪谈剧照💩

<One More Chance>别说话,都是傻瓜(番外2)其他版本走向。

不知怎么的凌晨哭到不能自已,我是想到了什么呢


末故谷:

另一个结局吧。


是番外。同时只是一种结果。


心痛。


         李赫宰听到这句话懵了。我该怎么表白,难道东海终于被我打动?


        思虑的时间不算久,李赫宰深呼吸:“你愿意跟我交往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李东海这才反应过来,他没开玩笑。


        可又能怎么样呢?


      “不愿意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李东海不愿意。


        因为李赫宰离不开他了,他打赌,这种方式能让两人更长久的在一起。他不想失去,所以选择这种方式留下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东海没去咖啡厅。因为意识到用这种方式麻痹自己并没用。如果没有一点感情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熬不住,那一直以来的坚持便白费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恩琪很懂时宜的退场了。


       但有新人重新登场。同公司的后辈与自己年龄并没有差很多,而且之前见面机会不少,一来二去,联系也不少。有时候对方还会主动关心聊天。


        李东海知道这样跟同公司的人交流不太好,还是硬着头皮经常联系起了对方。


        毕竟是年龄差距不是特别大,两个人很快聊到了一起,几乎到了事事都要分享的地步。


很快,两人的SNS就露出了蛛丝马迹。媒体很快捕捉到,并出了大字标题:super  junior成员东海与后辈组合成员热恋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李赫宰是在独自买醉的时候见到这个新闻的。他在心里苦笑:没想到是个多情种子啊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正式见到两个人一起出现是在练习室。其实也就公司里恋爱最安全,几乎没有人会发现,除非外出被逮到。


        李赫宰看到两个人甜甜蜜蜜,轻松闲适的场面。好奇自己究竟做了什么?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李赫宰觉得自己没救了。


        那个空间简直让人无法呼吸


       当他看到东海笑着跟那个女生谈笑风生,旁若无人,仿佛能听到心脏撕裂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 后来。


       李赫宰已经很久没有参加活动了。公司声明:由于练舞旧疾复发,不能参加任何活动了。


       其实,他是病了没错。只不过没什么旧疾复发,更不是因为练舞过度。


      这天,李赫宰在练习室里排舞。下周还有公演,舞台也还要策划。冷不丁瞥了一眼,看见那个女生送给东海的一套衣服跟一双鞋,专为练舞准备的。李赫宰霎时心里不舒服,没做休息,跳舞时猛的一蹦,顿时觉得头晕眼花。


        到后来,愈演愈烈,每次进到那个练习室跳舞,李赫宰就会觉得呼吸困难。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“ 2024年,11月6日。super  junior成员银赫因身体原因将无法参与super  junior的回归活动。”报道出的很快。李东海在手机上看到消息以后突然发现,自己真的是很久没见过赫宰了。他受伤了?


        “偶吧,你尝尝这个泡菜的味道。”李东海张口接过筷子递过来的泡菜,边嚼边点头:“嗯,不错,很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李东海跟女友买了新的房子,一起住了很久了。可能是因为不在一栋楼,也几乎没见过赫宰。现在这样的情况,自己好像不是朋友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 于是。李东海联系好利特,定好时间去看看赫宰。这才知道,原来他没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哥,真的没事?”李东海还是疑问,没事为什么不参加回归啊。


        利特没说话 ,安静了很久才说:“东海啊。”特哥长叹一口气,有些无奈:“你从小就被我们惯着,赫宰他最惯你了。我陪着你们两个长大,我知道你怎么想。赫宰,他也知道。我知道你这次没任性。”特哥声线温柔,顿了很久没说话。听筒里传来逐渐变乱的呼吸声。


“东海啊,做得好……


做的很好所以不要忍着,难过的话,就告诉我。特哥不是在这儿。”利特听着听筒那边强忍的哭声不由得心痛,他的好弟弟,为什么会有这些磨难?


李东海心里明了,以后,他都见不到李赫宰了。那个喂他吃饭,帮他说话,时时刻刻在一起的男人,以后,都不会再出现了。


李赫宰走了,不知道去哪儿了。他自己也不清楚以后会去哪。


以前有东海,他觉得去哪里都好。


现在,他想去一个没有东海的地方。


之前D&E的一次采访中,两个人说过,要把oppa    oppa歌词里的地方去个遍。现在,还剩巴黎了。


那里,是个没有东海的地方。


李赫宰离开之前,交给利特一封信。他想了很久,这场告别他一定要告诉的人,就只有特哥了。


他做了一辈子super  junior,即使没有观众了,他也要跟兄弟们一起做永远的super  junior的,可是现在不行了,他至少得告诉队长:他只是离开,没有离开super  junior,他永远是super  junior!他爱他们,爱super  junior,爱银赫,还有,东海。


利特最终也没把信读给队员,只向每一个人传达李赫宰爱他们的信息。


包括东海。


Showcase这天,东海的女友来捧场,被粉丝发现与东海戴着同款戒指,东海恋情被曝光。不久,2025年的4月4日举行了婚礼。


李赫宰在巴黎游行有了不错的经历,决定回国。


“2025年4月3日,巴黎到仁川的客机坠落,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。据说,super  junior的成员银赫也在其中。”新闻报道刊登在各种网站,无数粉丝心痛至极。


有天早晨,李赫宰在巴黎的街边看到一对恋人弹唱:“我的爱人啊,我只爱你!”


隔天,李赫宰选了一对戒指,并决定回国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会面👩👩

真的很久没见了啊,见个面吧!


【闺蜜】


我:宝!!~~~~抱抱!!!(情绪激动)


他:(飞扑)


【关系很好的朋友】


我:最近胖了啊你!(奸笑)


他:找死吗,这么久不见没句好话!(击掌)


【好朋友】


我:来了啊!好久没见你了!(站起来迎接)


他:最近什么样?(拥抱)


【朋友】


我:嗨~想吃什么?


他:都行(笑)


【表面朋友】


我:变漂亮了啊你!保养的真好!(配合)


他:哪有~


【商业关系】


我:你好


他:你好(握手)


【见过几面的人】


(互相点头示意   微笑)


【见过一次】


我:……(玩手机)


他:……(尴尴尬尬)


小猫头鹰的故事❤️

     【写这篇文章,谢谢我的朋友的陪伴❤️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 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只猫头鹰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的风景,它已经是一只成年鸟了,可是鸟长大了总是忍不住思考鸟生,这一天,它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活。

   那时候猫头鹰还是小猫头鹰,住在一片小森林,森林里有一所动物学校,而它是其中最最普通的一员。小猫头鹰每天捧着书和零食,过着普通的每一天。开学不久,他认识了几个好朋友,是爱卖萌的小海豹,唱歌全森林最棒的小百灵鸟,还有爱损人但其实很善良的竹节虫,他们快乐的相处着。

   小猫头鹰是一只神经大条但有时候又很玻璃心的小鸟,总是有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能让它神经衰弱;它有的时候怂的像下水道的老鼠一家,有的时候又觉得自己能和猫科动物们一样制霸学校。就这样,它打算在动物学校度过简简单单的三年。

   某一天,学校举行了动物歌唱比赛,小百灵鸟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最最耀眼的一个。小猫头鹰站在台下看着闪光的舞台,交握着翅膀,放在胸口,陶醉在小百灵鸟的歌声中,心中无比的骄傲,

  “这么优秀的鸟是我的朋友啊!我要和它作一辈子好朋友!”它自私又憧憬的想。

   但这样耀眼的朋友也有让小猫头鹰苦恼的时候。

   因为这次的比赛,小百灵鸟有了一大批粉丝,班级门口多了一些来看偶像的动物。小猫头鹰啃着自己的羽毛,呆呆的看着走廊上和粉丝们快乐交谈的小百灵,连说话都像是唱歌一样婉转动听。

   “也许它不止想和我一只动物交朋友了……”钻着牛角尖的小猫头鹰捧着自己的日记本逃进了无人的角落,一笔一划的写下这句话,也没有好好的想一想,这本来就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 接下来的几天,小猫头鹰果然因为这样的小事神经衰弱了,有一天上课,小猫头鹰想着这件事,难过的哭了出来,泪水模糊了眼睛,它转头向身边的竹节虫要树叶擦眼泪。

   “嘿,怎么了朋友?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?”竹节虫没好意思继续损小猫头鹰了,默默地安慰着它。

“也许是风太大了吧……”小猫头鹰哽咽着回答。

竹节虫默默地看了眼晴朗无风的窗外,没再说话,继续为小猫头鹰递树叶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❤️————

“你知道小猫头鹰怎么了吗?”竹节虫拉住小海豹,小声地问。

“不知道啊。”小海豹探头看了眼默默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的小猫头鹰。

门口传来敲击声,他们转头一看,小百灵的小粉丝睁着大眼睛,光彩熠熠的看着里面,小猫头鹰被声音吸引,转过头来,看到了窗外的小动物,随后又默默地转过头去。

“嘿朋友!你简直像看见了魔鬼!”竹节虫不可思议的大喊。

“我要和你绝交!”小猫头鹰气红了眼睛,它没想到竹节虫看透了它的心思,恼羞成怒了。

“别啊!我错了!”竹节虫崩溃的跑上前去。

小百灵看了眼打闹着的小猫头鹰和竹节虫,走出去会见那个小粉丝。

小猫头鹰继续着它的生活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❤️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 “我觉得你最近喜欢独自呆着了。”小海豹悄悄地和小猫头鹰说话。

小猫头鹰看了眼低头写作业的小百灵,没有说话。

我就是,想先习惯一只鸟呆着的感觉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❤️——————

一天中午,小猫头鹰和它的朋友们围坐在一起吃午饭,小百灵拉开小猫头鹰边上的凳子坐了下来。

“哎!我终于要找回自己的生活了!”小百灵开心的说,声音依旧动听,“接下来,没有粉丝会来找我了!”

“为什么?我多羡慕你这样的出名!”竹节虫夸张的说。

“还记得那天的小粉丝吗?”小百灵从小猫头鹰的便当里偷了一只虫子吃,“我和它说了,最好的朋友一个就够了!我想每天和小猫头鹰待在一起思考人生,这样的生活蛮好的!”

“你这个没良心的鸟!我和小海豹难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嘛?!”竹节虫放下餐具,扑向小百灵鸟,两只动物开始满教室打闹。

“不好意思了兄弟!也许小海豹是,可你呢?beybey吧——”

小海豹笑着看着这两只发疯的动物,从他们的饭盒里夹走了自己喜欢的食物。

小猫头鹰呆住了,尖嘴啄着的大肥虫不断的扭动着。

它说只和我交朋友……

小猫头鹰捂住脸痴痴的笑了。成功的误解了小百灵的话。

现实中的成年大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,它从抽屉里找出了毕业照,又找了家里最漂亮的相框,装起来放在床头。

照片中,小猫头鹰和它的三个朋友紧紧的挤在一起,笑的没心没肺。
  

午后

夜来香

张廖生此时看着街边那家闪着霓虹灯的歌舞厅,二姨太陈秋的一双胳膊挽在自己的胳膊上和女伴笑骂着聊天,两只保养得当的手上各套着一只镶钻的戒指,在路灯下发着光。司机已经在路边等候多时了,默默的靠在皮垫上向车窗外看着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老爷,上车去。”

陈秋扯了扯自己皱了的衣角和旗袍,和女伴道了再见,伸手推了推出神的张廖生,娇嗔的说道,“天暗了,老在这站在不怕着凉啊?”

可张廖生偏像没听见似的,目光越过陈秋高盘的发髻,死死的爬在舞厅外的那张海报上,那报上画着个仙儿:白皙的皮肤,深邃的眼睛,拿着只玫瑰红的口红点在自己唇上。底下也是大红的几个艺术字:第一舞女黄璇璇。海报底下好几个驻足的男人同样抬头看着。

陈秋见叫不动他,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看到那张海报,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胳膊,倒也理解,只说了一句:“死相,想偷吃啊!回头叫姐姐收拾你。”便自己转身上车,指使着司机回府了。

张廖生乐的无人管他,悠然地飘进舞厅中。

“哎,张先生!有空来这啊?”一路上碰到好几个熟人,张廖生都是点了点头,打个招呼继续往里走。一到舞池,找了个无人的沙发放置了帽子和伞,去吧台拿了杯红酒,回到座位里默默看着舞池里的男男女女,沉默不语。

“先生一个人?周围的位子都坐满了,你对面不介意我坐坐吧?”张廖生闻言抬头看了一看,舞池红红绿绿的彩灯照过来,使他看不清眼前女孩子的脸,听声音判断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,向她扬了扬酒杯,示意她坐下,不再理睬。

台上的女子穿着紫红的旗袍,右手中一把白色带白茸边的小扇,另一手执着话筒,南方的口音糯糯地唱着:“那南风吹来清凉 那夜莺提声细唱 月下的花儿都入梦 只有那夜来香 吐露芬芳 ……”甜腻的声音伴着轻缓的伴奏萦绕在耳边,张廖生渐渐入了迷,摇晃着手臂轻声的跟唱起来。突然听见“噗嗤”一声,这才想起对面还有个素未相识的人,窘迫地抿了口红酒,抱歉地冲她笑笑。

“先生唱的挺好听的,只是那摇头晃脑的样子啊……哈!”女子捂着嘴大胆笑起来。

“小姐别取笑我了。”

一束光从眼前闪过,张廖生才看清了眼前的女子,总觉的有些眼熟:“鄙人张廖生,不知小姐是……”

“张先生,小女子是长生歌舞厅的黄璇璇。”她笑起来,探身过来和张廖生握手。

“哦……哦,是……是吗?”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。张廖生从来不是个喜欢偷腥的人,当初世伯硬塞来个侄女给自己当二姨太,他也只是当妹妹宠。他对两个太太都很好,索性她俩也情同姐妹,并不给他添麻烦。

不过或许是男人天生爱被女人所吸引,这里的头牌坐在自己对面,他难免有些荡漾。

“张先生别拘束,我一直想找个知己聊天,好不容易找上你,怎么你也变成那些男人一样了?”

台上的歌换了《天涯舞女》,张廖生看着黄璇璇从小包里掏出一盒烟,一品香的,点上。她穿着一件吊带紧身长裙,衣服上的亮片一闪一闪的,一双长睫毛的眼睛沉浸在烟里,说不出的艳丽。

“想聊些什么?”

“张先生有妻子了吧?”她吐一口烟,问。

“有了,我有两房太太。”

“我就不喜欢你们这种男人,我若是嫁人,他必须只娶我一个,不许勾三搭四,不然有他苦头吃。”她有些俏皮的说,好似只开个玩笑。

张廖生不知怎么的,突然有些慌张,他慌忙站起身,向四周张望,顿了顿,一把拎起帽子和伞。

“黄小姐,我还有些事,我……”

“以后还可以聊吗?”

她很平静看着慌张的张廖生,仿佛没有什么惧怕般的问:

“不在这个地方可以聊吗?”

他猛得站定,良久才吐出两个字:

“可以。”

随后逃命似的大步跨向门口,再不回头。

黄璇璇在桌上摁灭了烟火,从小包里掏出那只玫瑰色的口红,补了唇色,眯眼静看着他逃去的方向。

“男人啊——”可怜。